公公患上渐冻症瘫痪在床 85后媳妇每周背他去打

发表时间:2021-11-25

  昨天上午,衢州江山下着寒雨。在城区的一个小区,一个面目清秀的年轻女子背起一个瘦弱的老年男子出门走出电梯,然后开车去往医院。

  气温很低,但汗水从女子的额头沁出。她叫毛丽丽,今年32岁。被背着的男子是她的公公钟仁兴。老钟今年63岁,四年前患上了渐冻症,现在全身肌肉萎缩瘫痪在床。四年来,丽丽带着公公辗转全国各地求医,经常背着他去打针。

  毛丽丽带着孩子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。丈夫常年在陕西工作,一年只能回来几次。

  一家四口住在江山城区一个居民小区的16楼。患有渐冻症的钟仁兴现在几乎无法入眠,长期睡在客厅里的沙发上。“夜里他经常要上厕所,一个人无法照料,在客厅可以让我和婆婆轮流照顾。”

  早晨6点,丽丽的手机就开始不断响起。她是衢州一家公司的业务经理,有着不错的业绩和稳定的收入。“公公生病后要花很多钱,光靠老公一个人赚钱不行,除了照顾公公,我的工作也不能丢。”

  只能躺着的钟仁兴每天都只吃稀饭,每隔两个小时还要吃一次药。疼痛让他几乎整日无眠。疼得厉害时,钟仁兴会点上一根烟,皱着眉使劲地抽。

  因为喝水多,钟仁兴每隔一个小时就要上厕所,丽丽和婆婆吴芳娟轮流扶他去。“他的身子是瘫软的,我们其实是托着他在走。”

  毛丽丽坦言,刚开始带公公上厕所时有些不自然,“我尽力把他想象成我的生身父亲,后来就习惯了”。

  早晨8点,钟仁兴要去医院打针。丽丽小心地扶起公公,一躬身,背起,步子沉缓地朝门外走去。从家里背到车上,丽丽要背3分钟左右。医院下车后她又要背3分钟左右到病房,打完针后再将公公背回家。“他浑身瘫软连轮椅都无法坐,只能背,我年轻体力好,扛得住。”

  然后,毛丽丽开车去衢州公司处理业务。“公公不打针的时候,我会住在公司。家里需要钱,我只能两头兼顾。”

  2010年,24岁的丽丽嫁给了同龄的蓝领工人钟土海。丽丽在上海上过大学,月薪近万,而小钟是高中学历,工资只有二三千元。

  “嫁给他,我是看中他能吃苦,我相信他能赚钱。现在看来我的眼光是对的,现在他在外面每年都能收入几十万。”结婚一年后儿子出生,这让老钟夫妇高兴不已。他们万般呵护儿媳。

  “公公平时连苹果都舍不得吃,却到水泥厂偷偷打工给我和儿子买昂贵的车厘子。他对我真的比亲女儿还亲。”毛丽丽说。

  2014年秋天,钟仁兴给孙子在山里打野生板栗时感到肚子针刺般疼痛,随后被送到医院检查,但一直不能确诊。

  丈夫不在家,婆婆要照顾孙子,这些年都是丽丽带着公公去检查治病。“去看病应该有二三十次了。他没去过大城市,身体又虚弱,每次都是我牵着他的手去治疗。别人都以为我们是父女,我也不去解释。在我心里,他就是生身父亲了。”

  被确诊为渐冻症后的钟仁兴身体渐渐变差,全身肌肉渐渐萎缩,到今年9月,已经浑身瘫软卧床不起。

  “这些年真要感谢丽丽,儿子不在身边,都是她替儿子尽孝。除了贴身照顾,小两口还花了100多万元医疗费。这样的好儿媳真的难找了。”婆婆吴芳娟说。

  昨天上午,记者在毛丽丽家中看到了小夫妻的微信视频聊天感人一幕。视频里,钟土海泪流满面:“丽丽,感谢你这么照顾老爸,我不知道怎么谢你,就是来生给你做牛做马都报答不了……”

  毛丽丽抹着眼泪但还是微微笑着:“你安心工作,家里我和妈妈能顾得来。我们会好好照顾爸爸,让他安度晚年。”

  丽丽背着公公打针的视频被闺蜜发到朋友圈后,她在江山坊间获得了好口碑。“一个年轻儿媳能这样照顾公公确实很少了。看到视频真的感动哭了。”市民柴美娟女士说。(记者 盛伟)

  化学需氧量平均成交价11500元/吨·年,氨氮平均成交价16700元/吨·年,二氧化硫平均成交价4000元/吨·年,氮氧化物平均成交价2600元/吨·年。12月3日,嘉兴举行首期排污权电子竞价,6家企业通过竞拍方式获得化学需氧量、氨氮、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这4个指标的排污权。这意味着今后嘉兴新(改、扩)建的工业企业可正式通过电子竞价获得排污权。

  “大雷山是玉环的最高峰,登顶就能看到东海,一年四季风景都很美,我们希望通过市旅游局的省A级景区村庄创建项目,帮我们进一步开发旅游资源……”面对众多观众全程脱稿演讲,第一次扮演“创客”,玉环市清港镇荣幸村党支部书记曾子行本就黑红的脸更红了。村支书登台当“创客”,职能部门做“天使投资人”,12月6日,一场充满创意的新村振兴项目对接会上,玉环为明年505个乡村振兴项目寻觅“意中人”。

  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饭菜票、小商标,到琳琅满目的广告标牌、台挂历和徽章,再到如今的红包码、桌贴码,孩子爱看的AR互动绘本,以及运用于无人商场的物联网射频识别码……温州苍南的印刷包装业,串联起我们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。

  新闻热线:法务部邮箱: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:

  昨天上午,衢州江山下着寒雨。在城区的一个小区,一个面目清秀的年轻女子背起一个瘦弱的老年男子出门走出电梯,然后开车去往医院。